9月20日晚,新任日本首相菅义伟的首通电话打给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此举引发政策界关注,其背后体现了菅义伟外交布局的什么深意呢?

通话中,双方就新冠疫情后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乃至整个国际社会的繁荣稳定而加深合作达成“共识”,并一致同意进一步加强日澳双边关系,表明深化两国“特殊战略伙伴关系”的意愿。笔者认为,菅义伟此举是有意提升与澳大利亚的“准同盟关系”,在坚持安倍倡导的“印太构想”基础上,在周边外交中寻找更多“着力点”,以此作为“菅式外交”的新意和路径。

首先,这意味着日澳的防务合作关系会朝着更加紧密且制度化的方向发展。过往日澳首脑会谈主要涉及防务安全合作事宜,双方“考虑到朝鲜核与导弹开发以及中国海洋活动活跃”,突出强化日本自卫队与澳军实施联合演习及围绕防卫装备强化合作等事宜。此次菅义伟强调希望日澳在新冠疫情后“就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而加深合作”的倡议,重点在于强调日澳对于构建包括美国及印度在内的四国合作的重要性,以及增强在东海南海问题上的对华针对性。早在安倍时期就成为日澳首脑共识的《访问部队地位协定》(VFA)签署进程可能会加快。《访问部队地位协定》(VFA)是两国之间围绕军事合作提升所做出的特殊安排,主要为两国的军事人员和装备到合作国进行活动提供法律地位。若成功签署,两国因联合训练而在对方国家停留时,能顺利携带装备和弹药等物资入境,有望强化双方防卫合作的深度。

其次,这表明菅义伟力求构建美日澳“铁三角”关系,提升日本的亚太地缘战略控制力。近年来,日本以维护“亚太及世界和平与经济繁荣共同目标”的名义,积极构建基于共同价值观的“民主国家”政治及安全机制。在亚太地区海洋安全合作方面,日本加强与美国及其盟友的合作,遏制中国的海洋维权活动。日本、美国和澳大利亚三国防长定期举行亚太海洋安全会谈,就“南海问题”制定三国“共享信息和通过联合训练加强警戒监视”的防务合作行动计划,充当所谓“航行自由”“遵守国际规范”的捍卫者。日本着手构建与澳大利亚的“特殊战略伙伴关系”,通过外长防长磋商(2+2)机制与澳大利亚强化安全合作, 都有提升安倍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的影响力和号召力的考虑。

再次,在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要求美国的盟友要自主防卫和分担责任的背景下,日澳接近有很强的动力。日本想借助澳大利亚落实战略构想以及在特定领域对抗中国,而澳大利亚想在西太平洋北部地区找到战略支点。随着美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相对下降,日澳需要对亚太地区美国角色的重要性进行再确认,联手防止与美国的同盟关系“空洞化”。双方计划以日美、美澳同盟为基轴,促使三国意见沟通更加活跃。日澳两国认为应替美分担亚太“地区安全责任”,作为美国“战略性国际防卫合作”的重要盟友,要加快构建“准同盟”步伐。可以预见,被定位为“准同盟国”的日澳两国关系,未来将进一步深化“特别战略伙伴关系”。